Evel

【SS/HP】Words in the works(SS番外)

上一篇


刚下过雨的午后昏暗,凝结的空气沉郁。尽全力将父母的争吵声以及自己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埋在连自己都看不见的地方,男孩站在自家破败小店的门口,百无聊赖地轻踢着石头,垂下了眼,尽量不去思考那些令人窘迫的家庭问题。

一阵笑语从身后传来,满脸笑容的女孩从他身边走过,脸上的笑容在看见男孩的瞬间也没有敛下,目光还停留在他身上多一秒。

女孩抱着十二色的小盒蜡笔和刚刚画上的图。纯白色的洋装袖口弄得有些青灰斑驳,她正对着身边的另一个女孩滔滔不绝。

西弗勒斯注意到那画中占大半比例的青翠,就和女孩带着活力与笑意的双眼一样。

男孩将手中泛黄的书抱在怀里,眼睛直直盯着红发女孩。

走过去夸奖她画得很好,或是,就这么看着她走开……

紧攥着自己宽大的脏衣,他抿了抿唇,选择将这段邂逅永远放在心底。

 

这无意间成了指引男孩道路的明灯,它就像黑夜中突然出现的路灯。彷佛追逐那一抹朝阳,他在高中时摆脱家庭的累赘,靠着自己的努力考进美术班。

无论是器材、学费,甚至是画室的收费,都不是可以靠自己努力打工赚得到的,但纵使背负着高额贷款他也没有怨言。没有绘画基础的他在学校经常受到轻视,辛苦作好的一幅画被撕个粉碎而导致隔天交不成作业这种事,隔三差五就会发生。

就算后来他能用几句话将对方骂哭,这种情形也并未结束。

前路漫漫,但他就是执着于这条路,即便要付出一切,西弗勒斯也期盼再看一眼,那幅名为希冀的翠绿。虽然他早已忘记那女孩的面容,也想不起那张涂鸦的任何细节。

绘画很讲求天赋。而西弗勒斯在一次大学作业中发现自己再怎么努力也无法画出足以流传千古的名作,他清楚自己永远无法达到顶峰。

面对这项现实使他有点心慌,然而已经选择,他的自尊不容退缩。尽管绘画成绩再也无法高于平均,他也一次都没有想过放弃。

不善创作,不代表他不能另寻出路。他的优势在于观察力与犀利的话锋,能用一句话点出一幅作品最致命的缺点,也能找出一幅拙作中的亮点。

他将课程的比重全部挪到理论或鉴赏课,对于实际操作相关的课程除了非必要的他一概不选。

对于看不过去的作品西弗勒斯一向毫不留情,而那些空有天赋而碌碌无为的人他也不会客气,通过激烈的言词使他在学校慢慢站稳脚跟。他不禁想嘲笑过去的自己——空有一身热忱却毫无功用。

同学们开始找他替作品作出评价以追求进步,但也有些只想听赞美却事与愿违的人开始找他麻烦,大庭广众下被嘲笑羞辱只是家常便饭罢了,他早已学会面对这些。在一来一往之后,他明白了,提出对方的缺点并不会被尊敬。那些勉强向他道谢的人,又有多少真正虚心接受?

但西弗勒斯并不打算因为任何人改变他的作派,讽刺的语言只有更上一层楼。只是他开始学会隐藏锋芒,不会在本人目前提出批评,而是将阵地转到网络,并不再公开自己的真实身分。他的批判性也随时间越来越强,一针见血的功力也日渐增进。

以混血王子为笔名在网络上书写艺术评论,十几年后成为了网络评论的权威,那时也不过而立有五。然而他相当清楚这个世界的准则,有些话可以说,有些话却打死不能提,这或许也是他几乎对于现代艺术几乎禀持缄默态度的原因。

后来,辗转成为了一名私立美术馆馆长,这多亏了某位喋喋不休的老人,否则他不会有这样的好运气。

原以为自己的人生也就如此,想不到缪思竟给他派了一个麻烦——一个幼稚、爱幻想、聒噪、的青年。

但他的绿眼睛是生命、是希望,掩盖过去任何对于绿色的印象。脸上的笑容总是愚蠢至极,然而西弗勒斯却不得不承认自己喜欢看见那抹微笑。

青年比他想象中得要更加包容,即使意见相左也不会一盖否定,相处起来就如温水般舒适。然而他也厌恶那温柔而开朗的笑容,但西弗勒斯自知那是因为求而不得。

他对于自己所有的东西总是有着病态的占有欲,这点他认了也栽了,毕竟目前还没对他造成什么无法挽回的错误。然而他不敢相信现在他却有将这种——姑且称作为表现——放在一个身上。

事实上,他甚至根本没有想过自己会处于这种境地——被这么一个比他年轻二十岁的男人吸引。或者连自己会陷入这种对某人患得患失的状态都不曾预料过。连一个简单的邀约都吞吞吐吐说不出口,这还是西弗勒斯‧斯内普吗?

他无法确定〝诅咒阿芙洛狄忒〞与〝干脆去撞墙〞哪个选项更好一些。


评论(4)
热度(27)

© Ev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