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l

【SS/HP】Letter

亲爱的赫敏:

 

  早安,上次写信给你是去年秋季,而如今已是季春。请原谅我最近的忙碌,案件一起接着一起,而我的部下比我更忙——至少我不需要真的到前线逮捕罪犯。这也就是我一直没空联络你的原因。不过现在工作已经告一段落,总算有时间写信给你和罗恩。因为工作的关系,前几天我回到我们的母校。见到了从前的教授,麦格教授还是和以前一样,严厉但是带着慈爱,想不到吧,她说她很为我骄傲;弗立维教授看见我又差点激动得晕倒,他很兴奋地和我聊了一些我早逝的妈妈的事,这对我而言意义非凡;还有海格,他一上来就给我一个窒息的拥抱,别忘了他的石头饼。对了,纳威竟然成为格兰芬多的院长,我觉得他很适合进入教育界,他一向很有同理心,和孩子们肯定可以处得很好。

  我还见到斯内普,他因为我的出现看起来心情不太好,不过他哪时候心情好过了?不用担心,他没有刁难我,甚至没有对我冷嘲热讽,只淡淡称我一声波特就擦身而过。我和他的关系并没有那么差,在战争期间我们至少学会了互相忍受,不会对彼此拔出魔杖。

  基于很多理由,我不想提他。如果你需要一个解释:那就是我和他从来就不对盘,连待在同一个空间都受不了。他是我唯一在求学阶段怎样都不愿意称呼为教授的人,我和他的火药味可不是随便一台空气清净机可以消除的,你不用试图劝说,我也是个成人了,至少知道礼貌两个字怎么写,尤其他确实是个值得尊敬的人。

  该切入正题了,其实我会写信给你是希望你能帮我查一个人的资料和历史。以你的聪明才智肯定可以找到真相,我把任务目标随信附上了。我手下没有一个人能与你媲美,我可得仰赖你呢!再一次,我欠你一笔。

  希望能收到你的回信。

 

你的

哈利

03.25.2002

 

 

亲爱的赫敏:

 

  收到你的回信已经两个月,托你的福,已经顺利找到罪犯,虽然我希望你能少说我两句,但看来我不为先前的失联再次道歉你是不会放过我的?

  我被派到霍格沃兹当客座教授,听说是部长的意思,但我怎么觉得这件事充满了你的影子呢?为了让我面对现实你可真是大费周章啊……但我一点也不想配合你的恶趣味,所以我决定将这部分的事情全都省略。一个字都不告诉你。

  在这里我相当安心,毕竟我在这读书读了六年,就像我的第二个家一样。麦格教授(现在是校长了)将我的房间安排在顶楼,她真的和你一样了解我,这个窗景真的很得我心,可以看到森林和湖泊,每次我心情不好时就会来看看,这真的能让我的心平静下来。

  昔日的教授如今却成了同事,想来可真是奇怪。我想纳威应该也和我一样吧,不过他已经适应好一阵时间了,看起来一切都已经上了轨道。我就不那么顺利了,尤其是……

  不过我也只请了一个月的假,毕竟傲罗司的事情不能无人管理,虽然没有我大概还是能继续运行,但我想我还是得顾好我的本职才行。

  对了,我有个烦恼,金妮最近频繁地联系我,令我有些不知所措,我们已经分手四年了,况且我认为我们之间是不可能有爱情的,我只将她当作妹妹。

  而当初我们分手时我也说得相当清楚,但她却像是一点也不在意一样,不断写信来联络我,还时常寄她比赛的门票给我。无论如何,我希望这只是我多心而已。

  我目前还不打算交女朋友,即使金妮是个好女孩,但我不想耽误她。如果可以,为她介绍个好对象吧,如果她遇上比我更好的男人就会放弃了……我是个单身主义者,一辈子都不想结婚。我觉得一个人也很好,或者目前我没有走入家庭的准备,如果你能帮我这样转达给金妮,我将感激不尽。

 

你诚挚的

哈利

08.16.2002

 

 

我的朋友:

 

  很高兴收到你的回信,显然金妮和你谈过,我的猜测和直觉看来是没错了。然而我不得不为你信上的内容抗议,你怎么会觉得我和她复合是最好的呢?我不想伤害她的感情。

  亲爱的赫敏,你应该和我一样冷静,而不是用你女人的第六感随随便便下判断,你的冷静睿智去哪里了?但我想或许是我的不对,我从来没让你们知道在我十七岁和金妮分手后的四年间怎么度过、和谁度过,也许金妮猜得到,但我从来没正面承认过。

  事实上你的聪明才智能让你猜出答案吧……但这对我而言还不是能拿来聊的话题,至少现在还不行。所以我才不明白你为何一定要我回到霍格沃兹,你明知在这里我不会真的快乐。你在信上说得相当清楚,你觉得金妮能带我走出战争的伤痛,事实上并不是如此,她并没有真正参与战争(尽管她有参与D.A.),她不了解我的痛苦,没有人了解。我在那失去了很多,我手上沾满了鲜血,负载了太多灵魂,我是战争的棋子。

  我要说的重点是,我不适合金妮,虽然历来政治人物与体育明星结婚并不算罕见,然而这不是能说服我的理由。我爱金妮,这是当然,但我并没有爱上她。我当然愿意用尽我的一切保护她,就像我也愿意用尽一切保护你一样,但仅此如此。

  我明白你是为我好,觉得我需要一个妻子为我打点家里的一切,但并不,我每天都有数不完的公事要处理,更别提最近自从开放女性成为傲罗后,女傲罗们频频怀孕的事情已经令我焦头烂额,我根本没有时间或心思谈任何一场恋爱,我现在可说是看到女人就害怕。

  你可别因为你自己和罗恩已经论及婚嫁了就想来撮合我和金妮,也别因为我不喜欢金妮就想着介绍别的女生给我,我心领了。也恭喜你要结婚了,虽然我认为你不会一结婚就马上成为一个母亲,我猜至少也得等个几年。不过我也可能猜错,毕竟我原本以为你不会这么早结婚的。帮我转达罗恩,如果他敢对你不好,我会冲过去揍他的。

  你们之间的个性需要互相多包容,很多事情需要彼此退让,别为一点小事就剑拔弩张,这样很容易在冲动之下说出令人后悔的话,虽然很难,但吵架前还是冷静一下吧。尤其你们从小到大就吵个不停,特别爱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争执。希望你们不会和我一样连牙膏要从哪里开始挤都会吵。

 

祝福你

哈利

08.31.2002



亲爱的赫敏夫人:

 

  在这里先恭喜你结婚了,信件开头被标上夫人的感觉怎么样?很高兴你并没有写信告诉我你和丈夫之间的不和,至少你们没在新婚一周内就闹分居,真是可庆。成为一个妻子的感觉怎么样?你们应该还没时间度蜜月吧,毕竟你们双方都很忙,尤其罗恩还被我派出去执行一个任务,这可不是我故意的,这个任务很需要罗恩的能力,你不会怪罪我的吧,我的姊妹?

  参加了你的婚礼让我在很多事情上改观,那样温馨的气氛让我羡慕,但希望你们别老是嘲笑我噙不自禁流泪的事情,我真的很为你们开心。只是……我挺讶异你竟然会邀请斯内普,幸好他什么也没说,我很担心他会说些什么不尊重的话,他可不是个发脾气时还会在乎周遭场合的人。

  我和他大概这辈子再也不会吵架了,毕竟我们在霍格沃兹也没吵,我们学会了无视对方,甚至连四目相对都很少。每次一看见他我就闪的远远的,根本不给他嘲弄我的机会。

  怎么又提起他了……我想说的是罗恩,我看得出来他现在很幸福,我希望他会尊重你在事业上的成就与专业。他一向有些自尊问题,还记得他以前竟然嫉妒过我与你的关系,我在想这是不是另一个他想撮合我和金妮的原因,毕竟如果我和她在一起了,你就成了我的嫂嫂了。但也不至于为了妻子卖了妹妹吧?

  开个玩笑,我知道罗恩不会拿金妮的一生开玩笑,他必然是觉得我与她很合适,但我真的无法接受她,不是她有什么不好,真的。是我自己的问题,而这问题没能解决,大概直到永远我也无法克服这个。

  这里我又要跟你再次抗议,我都已经相当清楚表明了我的意思,为什么你还总是制造我和金妮独处的时间呢?这没有意义,你知道我不能,你们都知道。别逼我,算我求你了好吗?

  我手底下还是有几个相当不错的傲罗,身手很好,相貌堂堂,对魁地奇也有几分了解,可以介绍给金妮认识,要不干脆就让我安排一次约会如何?

  最近办公室和霍格沃兹两头跑,实在是有些忙了,幸好我就住在学校,解决了食宿的问题,否则真的要没时间吃饭了。我想我最多就待一年,明年我就要离开了,回去专心做我的办公室主任。我甚至怀疑我能待满一年,才几个月我就要受不了了,尤其是来自某位同事的嘲讽,有些话真的有些说到我心里去了。我曾以为我和他的关系已经不像以前那么差,至少能文明相处,毕竟我们在战争中确实是搭档,而且合作无间。但战争一结束一切都回到了原点,令我有点无所适从。我想我需要一点时间重新适应「恶毒刻薄的西弗勒斯˙斯内普」。

  但我在霍格沃兹过得还不错,孩子们都很欢迎我,虽然总喜欢叫我说一些战争相关的事情,害我课总是上不完,还总被斯内普数落……虽然我并不喜欢诉说那些事情,我想我还没完全从那场战争走出来,因为那对我而言从来不只是一场战争而已。当时的事我很少与其他人说起,那时我们也几乎没有联络,我在那边待了三年才回来,如果你希望,我能说些战争趣闻给你听。

 

你诚挚的

哈利

09.30.2002



亲爱的赫敏:

  我想罗恩终于有时间和你一起拆开我寄过去的信了,是吧?收到你的来信让我很开心,对于你们的新生活我也有了进一步的理解,我想我应该找个时间造访你们的新家,也欢迎你们随时来霍格沃兹找我,不过我想罗恩时常在办公室看到我,都看到腻了吧?那我就只好欢迎你一个人来啰?

  最近一切都上了轨道,整体而言我的教学很顺利,这都要感谢赫敏你送我的参考书,尽管我很想知道你为何手边正好有这样的书籍,这更让我确定是你安排我进去教书的了,毕竟可不是每个司长都有这样的机会,甚至不需要面试。

  我想说不定我能多待几年了,不过客座教授是一年一聘的吧?这点我还不是很了解。我会再去问问纳威。

  我接下来要说的事情可能你们已经知道了,如果你们不知道的话你们会开心的。我和金妮复合了。我想我其实真的想要一个家,即使我并不想要妻子。我们是以结婚为前提交往的,你们终于可以不用再递一大堆相亲对象的数据给我了。我一定是禁不住你们的软磨硬泡才会答应她复合的要求,你们三个,再加上纳威,四个人夹攻我还不得投降?

  但这真的是好的吗?我一直在问自己,接受金妮,真的对她好吗?虽然她看起来很开心,但我知道自己根本无法给她她想要的……如果她想要一个完美的男朋友,或者丈夫,我会尽力配合她。但爱情不是这样的,当一个人的心思不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心里肯定很难受,就像被绳子紧紧勒着一样。更别说金妮知道我的一切,我最深沉的秘密。我的姊妹、兄弟,告诉我,我这样做究竟是不是对的?

  我很迷惘,朋友们,我能给金妮她想要的吗?我不在乎她能给我什么,当一个人失去最想要的东西之后,得到其他东西都只会有怅然若失的感觉,那些喜悦都是泡影,转瞬即逝。我相当清楚,金妮不是我在芸芸众生中寻找的那一个。

  但别问我,我不想回答,我试图放下,我会放下,给我点时间。

  我只希望金妮快乐,如果她爱的不是我,如果我爱她……算了,反正没如果。

  我心情很乱,希望你们能来和我聊聊。

 

烦恼不已的

哈利

11.28.2002



亲爱的赫敏:

 

  我读完你借给我的那本书了,很有趣的希腊历史,里面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底比斯圣军。他们是一百五十对的男性恋人,由年长的带领年轻的,在战争时同心携手,甚至连当时风靡希腊的斯巴达都不是这些精锐部队的对手。但令人感慨的是,他们最后仍躲不过被歼灭的命运,但听说他们能与自己深爱的伴侣一起相拥离世,还是很罗曼蒂克。再美好的东西都是无法久留的,能够曾经拥有就应知足。我始终相信爱能克服许多事情,你还记得邓不利多告诉我们的吧?爱是最伟大的力量。然而爱无法赢过现实,永远无法。

  我曾经想过,如果我也就这么死在战场上,那该有多好,至少我不必烦心那么多事情。我是为战争而生的,也应该为战争而死。我喜欢战争的那些日子,尽管很多痛苦,失去很多战友,但也又不少让人开心的事情,很多难忘的回忆。我会用我的一生去怀念那四年我在沙场上战斗的时光,如今我的魔杖已经不须再面对敌人,这又令我怀疑起了自身的存在价值。

  回到书上来,你还有其他相关的数据可以借给我吗?我觉得里面有一些想法说不定也能在傲罗司用上,虽然可能被视为旁门左道,但还是让我参考一下吧,或者你推荐我几本书让我自己去买?

  这个故事我也告诉了我的学生们,他们的反应不一,有的听起来与我一样感兴趣,但大多数都露出无法苟同的表情。但没有人开口反驳我,因为爱的力量是真的很伟大,能够战胜许多事情,能带领我们打败顽强的敌人,我想你和罗恩也是因此才能走在一起。

  这又更令我怀疑起了金妮的事,总有一天她会看清我,她会明白我永远不可能爱她,只能把她当作最疼爱的妹妹。当年我无法将她带上战场,错过一时,很可能就错过一世。

  你相信有死后的世界吗?我相信,但我更相信我的心愿即使到了那里也无法实现。

 

你诚挚的

哈利

03.15.2003



亲爱的赫敏:

 

  我最近在整理我的家,我要搬出霍格沃兹了,我仔细的思考了很久,继续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义,等到这个学期结束我就不继续留在这里教书了。我会回到我安逸的、舒适的办公室,你要说我在逃避也好,说我是个懦夫也好,那是事实,我不反驳。

  对了,这里总算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尽管你大概也听罗恩说过,我要和金妮结婚了。曾经和她分手过,而她也明白其中原因,我很讶异她真的会嫁给我。但不用担心,我绝不会辜负她的爱,我不可能作出对不起她的事情(毕竟也没有人会让我出轨了)。而我们的婚礼可能要麻烦你替我张罗一下了,我会在波特庄园中举办我们的婚礼。但具体要邀请谁,我根本没有任何想法,但金妮希望能尽可能盛大一些,还要我邀请一些政商名流,这部分我没有意见,她想邀请谁我都可以。就算是斯内普我也……

  一切都过去了,我想也是时候该放下这一切了,如果你有兴趣听这一段很长的战争故事,我想现在应该能说出口了,给我一点时间。我花了相当多时间在调适,在霍格沃兹,我每天盯着窗外,试图放松我的身心,但我只能一次又一次、一晚又一晚的服下生死水好让我能多睡几个小时。

  我总算能在金妮面前亲口承认那些我一直说不出口的事情,她看着我,对我说,没关系,没关系哈利。我哭了,我不是轻易哭的人,那是我在战争结束后,第一次为此而哭。金妮紧紧抱着我,安慰我,告诉我,一切都过去了,残忍的战争,残忍的人,残忍的一切,都已是过去了。

  都已是过去了。

  在我认清这一切之后,突然有种解脱的感觉,不再陷在过去的囹圄之中,我摆脱了那些枷锁,我要回归正常人的生活。

  祝福我吧,我的朋友,我会幸福的,终有一天。金妮是个很好很好的女孩,你是对的,她确实能带我走出伤痛。伤口总会愈合,但结的痂却不会脱落,看看我额上的疤吧,你就会知道我说的是真的。

 

祝福你

哈利

05.02.2003


=====


請原諒我打上這個tag

但我真的是抱持著斯哈的心情在寫的

雖然最後是哈金

結局不算圓滿但......That's that.

评论(5)
热度(27)

© Ev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