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l

【SS/HP】Merry Christmas

  圣诞节,那是一年来哈利最期待的日子,这一天对他而言永远是美好的。从孩提时代,就不断被灌输圣诞节是神圣的,在那一天就连德斯理家也不会处罚他或者把他关在碗橱,有时运气好甚至能分到一些达力不要的东西作为礼物。重点是,他在圣诞夜的晚餐绝不会挨饿,虽说不能吃到尽兴,但总能填饱肚子。

  对于当时才七岁的哈利而言,就像是终年不见天日的火车终于驶出了隧道,那是多么的幸福,他每一天都在黑暗中默默期待这个神圣幸福的日子。

  甚至是多年以后,只要一想到圣诞节哈利的心情也十分雀跃,总是会花上大把时间去准备和布置。为小小的家购入一棵适当的圣诞树、买上一只火鸡、和许许多多的食材,甚至是平时被禁止不能吃的零食也是一箱一箱的买。为所有亲朋好友准备礼物是他最乐意做的事情,每每都要在对角巷和猫头鹰邮购市集逛上许久才能决定要送些什么聊表心意。

  然而窝在家里浏览市集传单哼着耶诞曲时,总是会有扰乱他——或者说对于他兴奋之情难以苟同——的声音。「拜托,波特。不过是圣诞节,每年都会有的。」

  「噢,西弗勒斯!这可不是『不过是圣诞节』!是一年一次的圣诞节!你觉得我该送什么给罗恩和赫敏,对了还有金妮和乔治。」听见对方谈起前女友,西弗勒斯的表情沉了下来,他完全不认为有任何在「家庭节日」那天送礼给前女友的必要,尤其这个傻波特还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但他知道圣诞节对于这个傻波特的意义,所以只哼了一声没说什么。

  「别这样,西弗,你可以猜猜看我今年为你准备了什么。」终于看出了自家伴侣的不满,在颊上安抚似地轻吻一下,得到了一个凶狠的瞪视,以及略带怒气的激烈亲吻。哈利特别喜欢伴侣这样的占有欲,也乐得将手勾上对方的颈脖,坐上他的膝头,换来更深一层的啃咬。

  一吻完毕,两人同时喘着气额头相抵着,享受着彼此亲密的感觉。哈利闭着眼,露出满足的微笑。

  「对了,你今年会跟我去陋居吗?」哈利轻声地问,他知道通常趁着这样温馨的气氛提要求,十有八九都会成功,因为这时是西弗勒斯最放松最没有防备的时候。

  「不。」如大梦初醒一般,西弗勒斯厉声地拒绝了,甚至出手推开了坐在他膝上的青年。

  「为什么不!」被推开的哈利心情也不是太好,虽然他知道西弗勒斯一直不喜欢他成天往陋居跑,也知道他其实很在意金妮的态度。但是,这可是圣诞节,他所有的家人都在那里,他又该选择哪里过节呢?只有他和西弗勒斯根本就不热闹。

  「我绝不会去你前女友家过圣诞节。」

  「那是韦斯莱家!而且你去年就去过了!」

  「去年那个小丫头可不在英国!」

  「拜托,金妮都要订婚了!况且我和她当初交往根本没超过一年,我早就不爱她了。你能不能别一提起她就反应这么大?你早该知道我现在只爱你一个。」哈利的表情有些受伤,他无法理解为什么过了两年,西弗勒斯还是不愿相信他的感情,还始终戒备着早已无影无息的过去。

  「西弗勒斯……」

  「你大可自己去,毕竟你对家庭的需求总是大过于你阴沉古怪的老教授的重要性。」

  「噢西弗,你怎么会这么想?你难道不知道你也是我家庭不可或缺的一份子吗?而且只有你是最重要的。我可以不去陋居过圣诞,但我不能容忍我的圣诞大餐餐桌上没有你。」哈利虔诚地在他唇上落下一吻,温柔地彷佛怕碰碎了他脆弱敏感的内心。

  若要他诚实的说,多少个圣诞节都比不上西弗勒斯重要。

  看着眼前清澈的绿眼映着自己的影子,彷佛感受到对方的诚意,最后年长者仍松口了。「只要你能确保我们不会在那过夜,我想一顿晚餐还在可以忍受的范围内。」

  「天哪西弗!你答应了?」

  「你最好趁我还没反悔以前写封信给你那一大群红头发朋友告诉他们,世上最可恨的虐待狂教授要去毁了他们的圣诞大餐。」年长者撇过头去不看他,但并没有拒绝一个过度有力的拥抱以及几乎是撞上来的亲吻。

  「西弗!谢谢你!你知道这对我意义非凡。还有,你一点也不可恨,你知道的。」

  看着兴冲冲跑去回信的青年,突然觉得他还像是十一岁一样冲动无知,天真得有点傻气,尽管他都已经要步入二十三岁了。

  「对了,西弗勒斯,圣诞快乐。」

  但他喜欢。


  圣诞快乐,哈利。

 

=============


遲來的聖誕賀文

我真的以為我趕不出來

好啦我確實是遲到了但還在可接受範圍吧?

很甜對吧!我都快要蛀牙了

好肉麻的一篇文(發抖

希望喜歡......不喜歡也沒辦法

评论(9)
热度(56)

© Evel | Powered by LOFTER